@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相遇3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18 2:06:00

相遇  3

在侨商饭店用餐后的第三天,我刚刚到单位不久,办公室的门就被轻轻地叩动了几下,我心里有一种直觉,一定是江饶。我客气地说了一句:“请进。”

门被推开,江饶穿着一身女性天蓝色职业装,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我起身让座,并给她倒了杯水。

“办公室安排好了吧,副部长把工作安排的事和你谈了吧,还有什么问题吗?”我明知故问。实际上副部长在第二天已经把情况向我全面汇报了。江饶的办公室就在我办公室的对面,我因为这两天一直在外面和国内用户谈代理协议,很少在单位,所以也没时间过去看看。此外,江饶刚上班,办公室也需要布置一下,我也不想去打扰。

“领导一切都考虑的周全,没有问题,谢谢。”江饶答道。

“不过,我来是另有其事,我想请您吃顿饭,一来是对领导的关照表示感谢,二来是代表我们全家对领导那天慷慨解囊表示谢意。”她继续说道。

我一听,才想起来那天替他们全家买单的事。我已经习惯了深圳商界流行的那一套,为熟人买单,因此,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所以早就忘到脑后了。

“别客气,你刚来我们这个集体,我代表全部的同志表示一下也是应该的,巧的是那天你全家都在,你的父母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我们的领导,正好让我撞上这样的机会,表示一下,也不为过,你千万不要当回事。如果你为此事非要答谢我,搞得我不好意思,反过来我再答谢你,我看以后大家天天要互相请客了。”我一看如果否认是我买的单,肯定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故作轻松地解释道。

“我一猜就是你买的单,我爸还在那里乱猜那。我今天请你吃饭,还有别的事要和你谈,请你一定安排时间。至于你今后要天天请我,我也不反对。”江饶说完,脸上不知为何泛起红云。

“看来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听从你的安排了。”我笑着回答。

“下班后可以吗?”她问我。

“当然可以。”我回答。

“那我订好餐厅再和你联系好吗?”她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了一下把名片递给她一张,对她说,“上面有我的传呼,你定下来呼我,我怕有其他的事,不在单位,你联系不上。”

“不过我事先声明,我从没有让女孩花钱请吃饭,如果你请我吃饭,我不能拒绝,但买单的事一定得我来。这是个原则,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去。”我有意地将了她一军,也试探一下她的诚意。

“那好,今晚我们AA制,各付各账。”江饶有些赌气地说。我心里有些后悔,玩笑是否开大了,伤害她的自尊心。

“别生气,开个玩笑,我一切听从你的安排,随时恭候你的传唤。”我用一种玩笑的方式,化解了不和谐的气氛。

江饶也笑着对我说:“我今天就要打破你的原则,让我请你吃一顿饭。”好一个有个性的女孩!我在心里暗暗赞叹。

办公室的门又被敲了几下,我的副手走了进来,看到我和江饶在谈话,又想退出去,我喊住他。

“你进来吧,我和她已经达成协议了,有什么事吗?”我说道。江饶也起身告辞。

下午,我和我的副手正在Good Lucky宾馆和外商谈判,我的传呼响了起来,我看了一下号码,好像是公司的,就向用户道了声歉,到隔壁去回电话。

“喂,哪一位呼我?”我问,

“是我,江饶,打扰你了吗?”她小声地说道。

“没关系,有事请说。”我回答道。

“我已在A街的PaPa’s预订了位置,晚上7点钟你能来吗?”我迟疑了一下,因为PaPa’s是韩国在中国新开的一种餐饮连锁店,店面不大,但很罗曼蒂克,是一些青年男女约会的地方,我和她去是否合适?

“能不能换一家餐厅,你去比较合适,我去就有点不太好。”我提示她。

“我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气氛,反正我订好了,去不去你自己定。”说完她就放下了电话。好一个有性格的女孩,看来今晚是鸿门宴,我也得履约了。

和客户谈完判,已是近黄昏。原打算和他们共进晚餐,但一想到和江饶的约定,没有办法只能和外商再三抱歉,实在是有约,不能相陪。我告诉我的副手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别让他们感到冷落。

盛夏的C市虽然没有南国城市那样酷热,但气温也高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从宾馆走到大街上,汗水立刻涌了出来。街道两旁的树阴下,中心广场的花池旁到处可以看到穿着汗衫、短裤乘凉的人们,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穿得太多了,因为下午和外商谈判,我不得不穿得规整一些,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630分左右,A 街离我在的位置大约要过几个街区,回家换衣服显然时间不够。

到了A街,尽管是坐出租车来的,还是一身汗水。我走进PaPa’s,门口的迎宾看我一身着装和大汗淋漓的样子,以为我为了赴约 ,从什么地方急匆匆地跑来的。好在PaPa’s 里面空调还不错,一进门我就感到凉意,人也清醒了许多。

PaPa’s里面灯光很暗,分为楼上和楼下两部分,排着许多“情侣桌”,一般是两个人一台,但也有四个人对座的餐桌,每个餐桌上方都有一盏带灯罩的向下照射的灯,光线被局限于本餐桌,以免打扰他人,因此整个环境显得十分幽暗。楼上还有一名歌手在自弹着吉他低声吟唱……

我一时不知道江饶在何处,在哪张台上。光线又暗,什么都看不清,我又不能一张一张桌的去找,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到了,我有些茫然。突然,在黑暗中,在紧靠一个角落的一张桌上悬吊的向下照射灯被人用手举了起来,向我这个方向照了几下。于是我心领神会地,顺着灯光指引的方向走去。

到了桌前,看到指引我到这里的人。是她,江饶!她穿着一件短袖的时装衫,头发好像精心梳理过,笑嘻嘻地用灯照着我,看着我一身不合时宜的穿着和满身大汗的狼狈像。我有些恼火,你也太能耍我了。但我还是不动声色地说:“你打电话也不说清楚在哪张台,让我像个傻瓜似的,到处乱撞。”

“对不起,我忘告诉你台号了,周寰宇经理。”江饶一边笑着,一边递过手帕,接着说道:“请坐,先擦擦汗吧。”

手帕上有一种清香通过我鼻腔,沁入我的心肺。我有些醉了,所有的不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好意思,我因为和外商谈判,穿得太规整,也没来得及换衣服,让你见笑了。”我边擦汗,边说。

“应该是我向你道歉,你这么忙,我还非拉你来吃饭。”江饶真诚地说道。我心里想你知道就好。

“你到了半天了吧,还没点菜吧。”我顺手拿起了桌上放着的一本像菜单的本子,刚想打开,就被江饶一把夺了过去,我有些吃惊,心想即使是你请客,也得让我点菜啊。

“你看清楚了,这不是菜单,是本相册。”她看我吃惊,马上解释。我心里想,哪有请人吃饭,还带相册的,小女孩就是爱美,也不应该吧。

“即使是相册,带来了不妨让我欣赏一下嘛。当然如果是你个人的写真集,我还是不看为好。”我欲擒故纵地说。

“现在还不能给你看,先点菜,吃过饭后,我讲个故事给你听,然后再给你看一张照片,别的照片你暂时不能看。”江饶神秘地对我说。

搞什么鬼,照片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这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好吧,服务员把菜单拿来。”我向旁边的服务员招呼了一下。

PaPa’s经营的是一种韩式西餐,既保持了西餐原有的风格,又融入韩餐特有的风格,主食配有米饭和咸菜,点餐也很特别,主菜分为1号到8号餐,也可点一些副菜。此外,在用餐结束时,免费给每一位女士提供一份冰点。我曾听我的大学同学说过这样一个笑话,刚开业时,有一位男性厂长请我的这位男性同学到这里吃饭,用餐完毕,发现别的桌都给上冰点,就不给他们上。等了好久,还不给上,厂长有些沉不住气了,叫过服务员要问个究竟。服务员告诉他,只有到本店用餐的女士才享受免费冰点的待遇,男士不享受此项待遇。厂长听后十分生气,认为规定不合理。同样花钱,待遇不同。于是问服务员是不是每位来用餐的女士都享受同样的待遇,服务员回答:是。厂长说:那好。几天后,这位厂长带了五位女士一起来用餐。饭后等着服务员给每个女士送冰点,可是服务员只送来一份冰点,放在他面前,厂长大怒,非要和饭店理论一番。你今天看我们这桌女士多,就只送男士冰点,是不是有些欺诈顾客。服务员很耐心地告诉他,今天是父亲节,冰点只送男士,不送女士。把这位厂长搞得下不来台。

在等菜的时候,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了江饶听,她笑得前仰后合。对我说:“你真会编故事,你一定是杜撰的,逗我开心,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那位厂长正好在父亲节那天领一帮女士来这里吃饭,我不信。”

“我原来以为此事是我的大学同学编造出来的,但后来,我见过这位厂长,亲自问过他,的确是他的亲身经历,没有任何杜撰的成分。人间就有这样巧的事,不由你不相信。”我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听到这,江饶突然收起了笑容,好像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然后突然地对我说:“我信,我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因为我还遇到过比这还离奇的故事。”这回轮到我吃惊了。从她嘴里讲出来的故事,让我此生难忘。

“你先看看这张照片。”说着她从紧抱着的相册中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我。我一看照片上居中坐在飞机座椅上的人是我认识的余参谋长。周围围聚着一些身着空乘制服的女乘务员,好像大家都很开心,各个笑得合不上嘴。在余参谋长身边站着的身着制服的女乘务员的表情和其他人不一样,满脸羞涩状,微微低着头。由于光线暗,我没看清是谁,但从身材看十分像江饶。

“这个人不会就是你吧?”我指了指照片上那个女乘务员问道。

“是我,那时我才16岁。”

“你这是陪余参谋长去哪里啊?”我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试飞,给领导做空中服务。”她答道。

“你是否想听在这次试飞的此刻发生的故事呢?”她继续说道。

“我洗耳恭听。”我有些好奇地答道,此时,服务员已把饭菜上齐,不过我俩谁也没动。于是江饶就把她第一次试飞时,就在照片上那一瞬间发生的故事,原原本本,娓娓动听地讲述了一遍……讲到最后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三天前,到人事科报道时,人事科长就告诉我,我被分配到技术进出口部工作,部长的名字叫:周寰宇,当时我就一愣,因为第一次做空乘服务发生的事,我一直记得十分清楚,何况大家还拿我开玩笑,就更忘不了。我隐约记得余参谋长提到的那个人就叫周寰宇,也在外贸工作。当时我还以为是重名重姓,不会那么巧。哪里知道人间就有这样的巧事,余参谋长提到的就是你,更巧的是我到公司报道的第一天,上楼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说到这,她的声音已经小得不能再小,但在我听来这声音的力量却大得足以使人震撼!

我强忍住狂野的心跳,有些痴迷地望着对面坐着手捧相册、脸红红的、低头倾诉的她,仿佛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时间也凝固了,只有我和她在这个二人的世界里静静地相对而坐,一个倾听者,一位倾述者,这一瞬间化作永恒,永远铭刻在我和她的心里。

你是仙女下凡,

上帝派来的angle

你是天堂的信使,

给人间带来了上天的旨意,

把上苍的仁慈和爱带给了荒芜的人间。

……

一切都太神奇了,也太离奇了,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很久以前竟然在天上早已相知,又如神话般的在人间相遇,走到了一起。难怪我第一眼看到她时,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我相信,哪怕再让我抓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阄,我也会把她抽中,因为这就是天意!

  • 标签:短篇小说 
  •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