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相遇2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18 2:03:00

相遇  2

英涛的电话首先被接通了。这几年我和英涛的接触相对还是较多的。自从那次谈判之后,英涛和许多世界上著名的电子设备厂商和计算机厂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再加上他的社会背景和对电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精通,使他成为当时很多国外商家竞相争夺的人才,他先后为日本、美国、欧洲的许多著名的厂家做过代理。后来在兼任S省计算机研究所所长的同时,在香港成立了中联计算机公司,并获得批准上市,是受到港英政府表彰的最有发展潜力的高科技公司之一。在此之前,他到过深圳多次,利用他叔叔掌握的权力,批过许多进口家电和计算机的进口许可证,帮了我和边今融许多忙。我和边今融因此也获益不浅。

“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我昨天刚刚从深圳回来,打电话想看看你是否在家,没想到你真在。你好吗?”我高兴地说道。

“我也刚刚从外地回来,一切都好,有时间你过来坐一坐,我现在有事出不去。” 英涛有些心事重重地从电话那一头说道。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好像有什么事要和我谈。英涛比我大2—3岁,人很稳重,有学问、有技术、有专长,在全国计算机行业小有的名气。特别是经商下海以后,一帆风顺,通过给国外做代理赚了许多钱,而且正在计划在香港成立上市公司,应该讲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成功的知识分子型商人。他的家庭也很幸福,妻子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有一个儿子。我真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他感到烦心,也许正应了红楼梦王熙凤说过的一句话:“家家都有难唱曲,大有大的难处啊。”想到此,我真想马上见到他,正好我也有一笔单子涉及到一些计算机方面的技术问题要请教他。于是,我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让办公室安排车下午去拜访他。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了我的副手,他对我说:“新来同志的办公地点和办公用品都已落实。”我无意之间抬头向饭堂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她的身影,我的副手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继续对我说:“我让她回家了,明天正式上班。”

“哦”我不知为什么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句。

午饭后我乘车来到了S 省计算机研究所。S省计算机研究所是89年新成立的,隶属于省科委,英涛担任该所的所长。最初建立计算机研究所目的是从事计算机软、硬件和相关技术的研究。但是由于我国计算机起步比较晚,相关的技术和配套的元器件严重滞后,所以刚刚立项的课题还没有开展,就已经被国外先进的技术所淘汰。所以,英涛选择了以应用技术开发和软件技术开发为主的科研方向,而硬件完全靠引进国外的产品。因此,在全国同类计算机研究所中效益最好,英涛本人也因此获得了很高的荣誉和巨大的经济利益。我和英涛的关系除了朋友友谊之外,最主要的是技术和商务上的相互配合。

英涛是一个长的瘦瘦高高的、有着刀把脸和一双三角眼,脸色显得发暗的中青年人。没经商之前,穿着很朴素,是一个十分节俭、生活要求很低的人。但自从走进商海人变了许多,每次我见到他都会发现他身上有些变化,经常是西装革履。

他的办公室在计算机所的一楼,二、三、四楼是研究室和机房,一般人是不能入内的。我一到他的办公室门前,就被一位女秘书模样的人给拦住了。

“对不起,你找谁?”她客气地问道。我定神一看,这位小姐有些面熟,好像在那里见过。

“我是省外贸公司的,是来见英涛所长的。”我边回答,边思索着。

“啊!你是周寰宇,我在深圳见过你。”她突然想起来什么,有些惊讶地说道。此时我也想起来了,英涛去年到深圳时是带她一起去的。英涛好像给我介绍过是一名研究生,叫汪萍萍。

“对,我们见过一面。英涛所长在吗?”我问。

“他在楼上机房,你先请进他的办公室等一下,我打电话让他下来。”她显得很热情。

不一会,英涛匆匆忙忙地赶了进来,见到我十分高兴。

“又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真有些想念。”他边说,边和我握手,又是让座。我在他宽大的写字台前坐下。注意观察起他的变化。精心梳理过的头型,身着一套名牌西服,扎着一条很艳丽的领带,显得格外年轻、精神。

“你是生意越做越大,人是越活越年轻啊。”我赞叹道。

“那里,那里,和老弟相比,我是望尘莫及。”他有些羞涩地说道。

“我现在正在为一家深圳股票交易所购置一批计算机,有些配置上的问题需要你提供帮助,有些股票交易数据动态软件需要你帮助解决。”我说道。并把有关资料递给了他,“上面有些具体要求。”我继续说道。

“那太好了,我们有个课题组刚刚完成这方面软件,正打算推广试用,你来得太及时了。”英涛有些兴奋。

“有关客户硬件配置问题,我们研究一下在答复你。”他略翻阅一下资料说。

“那我们一言为定,再合作一次。”我说。

“那是自然的。”

“刚才那位小姐我好像在深圳时见过,她是你的学生吧?”我问到。

“上次我带她去的深圳,见过你,现在她是我的秘书。”英涛有些低沉地说。情绪好像一落千丈。我一看情况有些不对,马上转换话题。

“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我们再详谈,好吗?”我借故脱身。

“好吧!晚上见面再说。”英涛也没挽留我。

回到办公室我给孔琦的单位又打了个电话。他还是没在。我请接电话的同志转达:请他回来后给我回话。孔琦自从退出娱乐圈,回到C市的话剧院后,一直从事话剧舞台美术的设计工作。当时C市的话剧院在全国晓有名气,排演了许多轰动一时的话剧。如 :《末代皇帝》、《救救她》、《西安事变》、《日出》、《田野又是青纱帐》等剧,很多演员从此一举成名,成为至今仍活跃在中国影视界的明星。如:徐松子、何伟、李幼斌、侯天来等。孔琦由于业务强,为这些话剧而创作的美术布景,至今还被有些圈内人称颂。时隔许多年之后,在一次聚餐上,孔琦感慨地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遇上你,投笔从商,我今天不知在那里漂泊。

是的,自从90年代以后,文艺团体发生许多变化,C市这样的话剧团经过短暂的辉煌之后,也逐渐地被淹没在汹涌澎湃市场海洋之中。

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孔琦打来的电话,彼此寒暄了几句,约定晚间6点一起和英涛用餐,地点定在开业不久的侨商饭店。侨商饭店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松花江畔。是当时C市著名的三星级饭店之一。它是当时华侨在东北最大的投资。

大约530分我来到侨商饭店,我预订了一个包房,并给英涛打了传呼,确认了一下用餐的时间,独自在大堂等候,透过饭店大堂的落地玻璃窗向外张望。突然,我发现有四个人从远处刚刚停泊的一辆苏式“伏尔加”轿车中下来,其中:三位女性和一位年纪约47—48岁男士,三位女士中有一位年纪和那位男士相仿,看上去像一家人。让我吃惊的是,那两位女青年,长得非常相像,从远处看身高、打扮都一样,好像是一对孪生姐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十分熟悉。当他们走近时,我大吃一惊,有一位竟然是今天刚刚分配到我们部的江饶。那一位年纪略显得小一点的,显然是她的妹妹。江饶换了一身服装,上身穿了一件有些图案的白色休闲衫,下身穿了一条米黄色长裙,脖子上系了一条项链。她的妹妹几乎和她一样的打扮,她俩有说有笑地随着那对中年男女向大堂门口走来。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办才好,是否应该回避一下。正在犹豫时,我听见有人在高呼我的名字:“周寰宇经理,我来了。”我扭头一看,原来孔琦从另一个方向跑了过来。我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两边来的人几乎同时推开了饭店的左右两扇大门,江饶显然是听到了孔琦的大呼小叫,拉着她妹妹超过那两位中年男女先进了大堂,看到我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四目相对又愣住了。跟着进来的江饶的妹妹和孔琦也闹糊涂了,也傻呆呆地看着我们俩。

好不容易我才从这种尴尬的局面摆脱出来,向江饶伸出了手,若无其事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又相遇了,你是来用餐的吧?”江饶也伸出了手,两只早应该握过的手,在如此尴尬的情景下,握在了一起。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

“您好。周寰宇经理,这么巧,在这遇见了你。这是我的妹妹,这是我的父母。”我连忙松开了握着江饶的手,分别向江饶的父母和妹妹问好。

“今天是我转业后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的父母要给我庆祝一下。”

“爸妈,这是我们部的经理周寰宇。是我的顶头上司。”江饶介绍道。她的父母十分有礼貌地和我握了下手,并客气地说道:“请多多关照江饶。”

我又向他们四人介绍了一下在旁边一直发愣的孔琦,并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朋友,今天我们来这小聚。江饶的父亲很有领导风度地问我,是否预订了包房,我十分感谢地说:“已经订好了。”

在一片客气声中,江饶和她的一家人先进餐厅了。临走时,江饶向我扮了个鬼脸,十分俏皮地对我说:“领导明天见。”

我心里回应道:“以后天天见。”(像广告词)。

在一旁的孔琦此时才有点醒过腔来,油嘴滑舌地对我说:“我以为是来相亲坐陪的,你这个部下可真够漂亮的。”

我有些恼怒地对孔琦说:“要不是你大呼小叫,哪来这出戏。”此时,英涛也赶到了。听到我最后的一句话,有些莫名其妙,问我:“要看什么戏?”我和孔琦一听哈哈大笑,就拉着他向餐厅走去。

在包房落座,点过菜,我听到旁边的包房内传出江饶和她的妹妹的笑声,就叫过服务员问了一下,“那边的包房是否是一位姓江的客人定的?”服务员查了一下回答:“是。”我不由的感叹: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真是天意!于是我告诉服务员,旁边包房的单由我来结账,但不要告诉他们。并给服务员100元小费。服务员乐得直点头。

进包房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英涛,突然冒出一句:“女人是祸水。”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大家听听,别一个人闷着。”

几杯酒落肚,英涛也抛弃了知识分子固有的矜持,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原来,英涛在事业上成功之后,感情方面出现了危机。他有许多年轻的女性崇拜者。他的一名学生,也就是那位现任秘书汪萍萍,更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很早就暗恋他,英涛是一个在感情方面十分严肃的人,在我和他的交往中,可以感觉到,即使在一些不得不应酬的场合,他也是十分谨慎,从不随波逐流。

但许多事是经不住时间的磨砺,人性最主要的弱点是抵御不了各种诱惑。在商海中对风月场发生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的英涛,思想上也发生了潜移默化,渐渐的和自己的弟子发生了婚外情。原本在事业上一帆风顺的英涛,背上了沉重的道德十字架。以现代人的眼光看,这也许不算是一件什么事,但在当时舆论和道德的双重压力,使英涛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英涛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这种事你不要看得那么重,人就是一种感情动物,日久生情,很自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美女爱英雄。英雄的概念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标准,是随着时代变化的,而美女爱英雄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你在事业上如此成功,是一代枭雄,是和平环境下的英雄,有美女崇拜你,不是什么坏事。至于你这位学生出于什么目的和你交往,我们不敢乱下定论,她是否要求你和妻子离婚了?”我问道。

“没有,只是我有些内疚。”英涛答道。

“此外,我也觉得长此以往总不是个事。”英涛继续说道。

“那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呢?”孔琦也插嘴问道。

“就是没办法才和你们讲。”英涛无奈地回答。

“你是否想和你的妻子离婚?”孔琦有些不客气地问,

“不,那绝对不行。”英涛十分干脆地回答。

“我看这就好办,你现在也不缺钱,不如送她出国学习,换换环境,也许她就能开始新的生活。把你淡忘。” 孔琦胸有成竹地说。

“这到不失一个好办法。”我赞同道。英涛显得有些犹豫,我看得出来,他不是心疼钱,而是对他的学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

“大丈夫要能屈能伸,该断就断,否则自乱。”我最看不起这种人,婆婆妈妈的,儿女情长,有问题需要决断时,一定不能犹豫。

“好,我听你们的意见,明天着手开始就办这件事。”英涛显然下定了决心。

此时,服务员走了进来,悄声的对我说,隔壁的客人已用完餐了,单子在他的手上,他已告诉他们单已经有人买过了,那个包房的客人很惊讶,一定要追问是谁买的单,但我说不认识,人已走了。我一听十分高兴,又给了服务员100元小费,并把他们的餐费结了。

世界上的事是事事难料,我本来是来帮助朋友解脱,没想到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之中陷入了一场更加惊心动魄的感情纠葛之中。

  • 标签:短篇小说 
  •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