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相遇4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18 2:08:00

相遇   4

这一顿饭究竟吃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只记得我们俩面对面地坐着,互相凝视着,又彼此倾诉着,两颗激动的心,碰撞着,交流着。

江饶向我讲述了她在专机组的许多趣闻,谈到了美丽的新疆之行,风景如画的天山天池,以及她到过的许多国家的风土人情,并又从相册中,拿出一些照片给我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她去埃及住在开罗宾馆的照片。

开罗宾馆是埃及最著名的五星级宾馆,分为新、旧两部分。开罗宾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所在地,是举世闻名的“开罗宣言”的诞生地。为了纪念这一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分国家、种族团结起来,共同抵御法西斯主义的胜利,埃及政府投入巨资,妥善地保存了原来的旧址,并在旧址的旁边修建了一座现代化的酒店,以供后人来参观和游览历史名胜时使用。

在开罗宣言诞生地的旧址上,保留一座原风貌的宾馆建筑,在这所建筑的大堂内,有一副巨大的黑白照片,上面真实地记载着当年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戴高乐、蒋介石五位历史伟人在签署“宣言”后,一起合影。在蒋介石旁边还站着他的夫人宋美龄。

江饶因和专机组的乘务员,为了完成一次至今仍须保密的军事任务,来到埃及。在当地政府的精心安排下,参观了“开罗宣言”诞生地的遗址。当这群女孩子看到这副照片时,被照片中几位在人类历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伟人震撼,也被宋美龄高贵优雅的气质和美貌所吸引。大家纷纷站在自己心目中的伟人照片旁留影,只有宋美龄旁边没有人敢合影,因为她们都怕被这位中国现代历史上的“第一美女”给俺没了,相形见绌。就在大家马上要离去的时候,江饶的一位女战友,突然提议,在我们当中推选一位最像宋美龄的人与这位被誉为:“东方第一美女”的人合影,大家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最后一致认为江饶最像。在一帮姐妹的推搡下,江饶站在宋美龄照片旁,留下一张合影。后来当这张照片被洗出来时,许多人看过后,都为江饶的神似而拍案叫绝。从此,江饶有了一个绰号叫:小宋美龄。

不过,江饶也有令她一生都烦恼的事。她又拿出一张她在埃及金字塔旁边拍的照片,她说,在那时到过埃及金字塔的中国人十分有限,因此,她们这些小女孩,除了对这宏伟的古代建筑感到好奇外,对古埃及金字塔的神秘一无所知。在一座古埃及的入口的大石头上,刻着一位法老用希伯莱文留下的一句咒语,译成中文的大致意思是:谁要是惊动了我,将永世不得安宁。当时,江饶和她们姐妹谁也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句话,直到参观回住地后,江饶大病了一场,使馆的一位文化参赞看望她时,才介绍的。江饶十分后悔进到金字塔里面去参观过。

我听完后,马上解释到,我也去过埃及,也参观过金字塔,也看过那句原文。不过,那只是古埃及法老为了吓唬盗墓者,让石匠在入口刻的一句话,不是对后人拜谒他时的诅咒。世界上每年都有几十万游客参观游览过金字塔,任何问题都没有。你有病和咒语毫无联系,你是“杞人忧天”。实际上我那时还没去过埃及,为了安慰她,只好用在书上看到的一些知识开导她,别太迷信。但后来我确实到过古埃及金字塔,到过以色列的哭墙,还到过伊斯兰教的圣地耶鲁撒冷,为江饶祈祷过。这都是以后的事。

这一餐一直用到服务员提醒我们已经是午夜时分,饭店已经要打烊了。其实我俩几乎任何东西都没有吃,除了心灵的碰撞,其他什么都不重要。我默默地把单买了,江饶也没有争,显然她一直沉浸在我们的相遇和对青春岁月美好的回忆之中。

PaPa’s出来,我们感到夜色是那么美好。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时而躲入飘来的云层中,好像不好意思看我们这一对陶醉的人。我和江饶的手不知何时紧紧地握在一起。

我和她就这样手牵手地在宽阔的CX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终于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她家的门口。

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江饶有些淘气地对我说:“领导明天见,做个好梦。”我也意味深长地说:“以后天天见,愿你的梦里有我。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把你相册中每一张照片后面包含的故事讲给我听。”

PerhapsGood night.”江饶第一次用英语和我对话,开门后向我挥挥手走进了自己的家。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和江饶这种关系发展下去很危险。我已是一个已婚的人,一个有家庭的人,一个有孩子的人。而江饶还是一个未婚的女性,年轻漂亮,又有许多让同龄人羡慕的经历,而且是一位副营职的干部,我不能毁了她美好的前程。我必须马上跳出来。

回到家,我几乎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我给副经理打了个电话,说深圳那边有急事,我必须马上赶回去,这边的事就请他多关照。当天下午我就飞回了深圳。

可我想得太简单了。孙悟空虽能大闹天空,却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该来的事,该发生的事,你想躲是永远躲不开的。因为这是天意!

回到深圳的几天后,我不知为什么吃饭不香,觉也睡的不好,精神有些恍惚,做事丢三落四。每天只要电话一响,就心惊胆战。我极力地控制自己不想这次回公司后发生过的事,但始终摆脱不了江饶手拿相册和我讲述曾发生过的事的场面。我有时也骂自己,在商场上也拼搏了多年,阅人无数,什么场面没见过,竟然让一个小妮子搞得神魂颠倒,太没出息了。好在我一直没有接到江饶打来的电话或传呼。渐渐的我感觉一切都过去了,但心里越来越空虚。

中国有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我自以为很聪明,想远远地躲开这突如其来的感情,但命中注定要发生的事,你是逃避不掉的。

大约在我回深圳后的半个月,发生了一件我始料不及的事。S省政府组织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到南方考察学习。由S省省长带队,代表团成员有:S省各主要厅局的负责人,重点企业厂长及几个外贸公司的老总,我们公司的老总也随团来到。此外,C市市长和有关部门的领导也一起到来。更让我高兴的是英涛作为科技方面的专家之一也来了。

深圳是考察团必须到的城市之一,代表团来访的主要目的是要了解为什么南方的经济发展的这么快。到深圳除了听取当地政府的成功经验外,还安排了S省在深圳驻在的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听取他们对S省经济发展的建议,并想通过他们了解到深圳经济高速发展的真正原因。我作为S省外贸机构的代表参加了此次座谈会,在会议上我做了发言。

“深圳经济的发展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有中央在政策方面的支持,二是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三是在现代化企业建设方面走在了最前面。前两方面S省只能是羡慕,而第三方面我们应该学习。具体的做法是:通过股份制改造现有的大中型国有企业,发行股票,把企业的命运和广大职工的命运联系起来,把企业的利益和广大的股民的利益联系起来,把企业推向市场,让企业在市场的竞争中成长壮大。此外,股票的发行也可把老百姓手中的闲散资金集中起来,有利于企业开发新产品或进行技术改造。”我的一席话得到了当时S省带队的副省长和C市市长的赞赏。

这位副省长说道:“我看还有一点更重要,就是人才的问题,我们不论做任何工作都离不开人,发展经济更需要人才,像周寰宇这样的人才,是我们更急需的。因此,我建议外贸公司要把周寰宇这样的人调回 S省去,委以重任,用他们在特区学到的经验帮助S省经济向前发展。”

我一听此话,非常后悔,本来我个人在深圳发展的很好,因为多了几句嘴,就要被调回经济落后的S省,太不值了。所以,我会后马上和我公司的老总谈,我因许多事,暂时不能回去。我的老总一脸无奈地对我讲:“这是副省长的意见,我能不执行吗?”

“不过如果他不追问,我可以当没听见过。”他继续说。

晚间宴请领导时,我坐在C市市长的旁边,他又问了我许多深圳股票发行的情况和操作方式,我尽可能的把知道的告诉了他。他显得十分感兴趣,和我讲如果愿意可到市里工作,我一听马上又闭口不言了。

代表团走了以后,我终于卸了口气。可没想到几天后,我接到公司的电话,让我立即交代工作回公司,深圳的工作由我的副手来接替。没办法我只得收拾行囊,也没有来得及和朋友们告别,不情愿地飞回SC市。

回到公司的第二天,总经理找我谈话,决定提拔我做公司副总经理,但暂时兼任技术进出口部的经理。因为公司一时还没有物色好接替我的人选,而我的原来副手去深圳接替我的工作。

江饶因在部队就是副营职干部,被任命为技术进出口部的副经理。我最想回避的人成为了我的助手。不过,她因一批货物报关的事,去大连了。我没有马上见到她,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真不知道见到她应该说什么。

大约是五天后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和深圳办事处的同志通话,江饶从门外悄悄地溜了进来,我由于正在通话,当时没有太留意,只觉得有一个人走进来。我下意识的想谁这么没礼貌,当我注视来人时,突然地惊呆了,也忘了和他人正在通着话。

“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吃惊地问道。江饶也不回答,用手指了指我握着的电话。

“喂,你说什么? 周寰宇经理。喂,喂。”话筒那边传来焦急的呼叫声。

“我有其他事,一会再给你打。”我有些粗暴地挂断了电话。

一时屋里十分宁静。江饶就站在我的办公桌面前,一声不响地看着我。自从那天晚上分手后,大约有一个月没有见到她了。她依旧是那样楚楚动人,也许是巧合,她今天的穿戴和我第一次看到她时的装束一模一样,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哀怨。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和她四目相对地望着。

“你从大连回来了,报关事办的如何?你好吗?”我也不知此刻说什么好,强忍住心中的狂乱,故作平静地问道。江饶也不回答我的话,还是用眼睛盯着我,仿佛要把我内心的世界看透。

“说什么以后天天见,没想到第二天你就跑得无影无踪,你是不是在逃避我?如果是这样我现在就离开你的办公室,离开公司,永远不见你。”江饶有些激动地向我说道,眼睛里含有泪水。

“我是一个已……”我的话刚出口,就被江饶伸出的手给堵住了。

You are the man of my dream, from when we met at first time, I think.  It is the management of the god, we know each other. I hope to meet you every day. It is nothing that you have married or no married for me, So I like you very much. ”(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认为你是我梦想中的男人。是上帝安排,让我们彼此相识。我希望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你是否婚否对于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是那么喜欢你。)她一边用有些发烫的手堵着我的嘴,一边用英语对我说,显然她有些话羞于用中文表达。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抓住她那只堵住我的嘴的手,隔着办公桌搂住了她,动情地说道:“We 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 I love you so much.”(我们是一见钟情,我也非常爱你。)我边说边更加用力地搂紧她,恨不得把她整个人一下揽入怀中,可惜在我们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办公桌。只听“喀嚓”一声,由于我用力过大,竟然把她的上衣拽开了线,有几颗扣子也应声落地,我松开手一时尴尬地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由于还是夏季,江饶穿得很少,贴身只有一件很精致的绣花白色的乳罩,两个丰满的乳峰因激动和恐慌在其中起伏,看我还傻乎乎地站着,盯着她,有些羞涩地对我说:“看你干的好事,还傻站着,快想办法,这是在办公室,我怎么出去?”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从梦幻的感觉中走了出来,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马上对她说:“你别急,我马上下楼,帮你买一件。你就在我这里坐着,我出去时把门锁上。”

“不,我就这样出去,让大家都看见。”江饶说。我一听,脸都吓白了,这回洋相出大了。看我抓耳挠腮的样子,江饶笑出声:“和你开玩笑,还不快去?”

“好你个江饶,到这时候你还敢耍我,我以后再找你算账!”我边说,边走出办公室把门反锁上。我刚走到楼梯口迎面碰上我们公司的老总。

“我正好找你,有些事要和你商量。”老总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我办公室走,我当时脸都不知是什么色了,只是站着不动,嘴里只会不断地说:“还是到你办公室去吧。”

老总有些不解问:“你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为什么舍近求远?不是你办公室有什么秘密吧?你小子不会‘金屋藏娇’吧!我今天还非到你办公室看看。”

我一听,心脏几乎都停止了跳动,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有千斤重,一步也迈不动。眼看总经理就要到我办公室的门前了。此时,楼梯口上来了总经理办公室的一位秘书,她向总经理的背影喊道:“老总,市里领导电话。”

救星到了!你是我和江饶的救星!我恨不得把总经理秘书一把抓过来抱起来,亲上几口。如果老总非让我开门,我真没有理由不让他进去。如果他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她在我的办公室里,会做何感想呢?我又如何解释呢。

总经理听到秘书的喊声,转身往回走,走到我面前,看到我满头冷汗,十分奇怪对我说:“你怎么出这么些汗?身体有问题吗?一会到我办公室。”

“天太热,我一会就去。”我如释重负地答道。陪着总经理及秘书下楼,秘书还关切地对我说:“周总,你别太累了,我觉得今天没有那么热,你这么出汗,不太正常,不舒服去医院看看。”

我心想哪里是天热啊,是做贼心虚啊,让老总吓出的冷汗!

“我下楼出去透透气,一会再上来。”我借坡下驴应对道。

“我去接电话,你可要马上回来。”总经理对我说。

“好!”我如遇特赦,飞一般地向楼下跑去。老总还在我背后嘱咐着:“没那么急,年轻人都当副总了,还这样毛手毛脚的,一点稳当劲都没有。”

我跑到楼下,长舒了一口气,太惊险了,如果不是我福大命大,造化大,逢凶化吉,今天的事真不知如何收场。时间不容我多想,我马上到附近的商店,让服务员拿了一件最贵的女式白色衬衫,飞跑般地返回办公室。这是我第一次给女人买衣服,也是我一生亲手为江饶买过的唯一一件衣服,即使是我的妻子我也从来没有买过。

在我的办公室门前,我像贼一样四处看了又看,见周围没有人,我才偷偷地拿出钥匙,轻轻地打开房门,钻了进去。一进屋,我被屋里的情景惊呆了。

江饶悠闲地坐在我的“老板椅”上,手里拿着一张打开的报纸看着,报纸正好档住了她的上半身,掩饰的天衣无缝,任何此时闯进了的人,都不会看出任何破绽,好像任何事没有发生过。我是又气又好笑,把我吓得够呛,又累得够呛,她到像没事人一样。

我关好门,把衣服递给她:“我的亲奶奶,请你快换上吧,亏你还这样沉得住气,我都被吓死了。”

江饶像在故意地逗我,慢慢地放下报纸,拿过衣服,打开包装,看了看衣服的牌子,又把衣服平铺在办公桌上细细的挑剔,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劲地催她:“亲奶奶,请您快更衣。”

“我有那么老吗?不过你孝敬的这件衣服还不错,我十分喜欢。看来你挺会买东西的,会讨女孩子喜欢。”江饶话里有话的说。

我一时也没时间给她解释,只求她快换上衣服,以免发生其他意外。

“我以后再给你买你喜欢的任何东西,现在不是耍贫的时候,老总还在楼下等我,你别让我着急了。”我急切的说。

“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刚才像一个大色狼似的盯着人家,难免有些失态了吧。”江饶还在戏弄我。

“我算服你了,我保证不偷看。”我转过身去,面对着墙。

“衣服有点瘦。”我听到这句话,转过身来一看,确实衣服瘦小了一点,几乎紧箍在她身上,但她那优美的身段,在衣服的衬托下,更凸显得诱人、Sexy

“我看很好,如果你认为不合适,我马上去给你换。”我说道。

“你认为好就行,我会把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珍藏终身。”江饶小声地对我说。

我又有些激动,又想拥抱她,江饶一闪身灵巧地躲开,笑道:“你还想把这件衣服也弄破了。”

后来,我听说,在她弥留之际,她告诉她妹妹,死后一定要给她贴身穿上我给她买的这件白色的衬衫,她一生只穿过一次,其中的原因连她的父母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用意,只有我这个苟且偷生的人才能理解!!!

这时我的传呼机响了起来,不用看一定是老总在呼我。我也没多想,也忘了和江饶打声招呼,就跑下楼去。

  • 标签:短篇小说 
  • 干吗删我的贴?
    作者:wangking(游客) 日期:2008-4-24 0:53:00
    wangking(游客)马甲出来捧场还不允许别人说了?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