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轨迹4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14 6:04:00

轨迹       4

   

余晖从北京飞过来了。和余晖一起来得还有一位国务院某位领导的公子姓袁,名字:为民。后来他是深圳发展行的董事,余晖和他也是北京人称的“发小”。我接到余晖提前打来的电话,便赶往火车站,迎接余晖。当时,深圳的新机场还筹建中,一般旅客都是做飞机到广州再转乘火车到深圳,从广州到深圳每一小时有一辆直达快车很方便。

下午4点,我赶到深圳车站,从广州开来的火车刚刚进站。当时的深圳车站不是199110月后在罗湖口岸边上开通的新车站,是在***地的老车站。车站又破又乱,车站前,因要拆迁显得杂乱无章,第一次到深圳的内地人都会倒吸一口冷气,是不是到错了地方,心存疑虑,这是闻名于世的中国改革开放的所在地吗?

在一拥而出的人流中,我瞪大了眼睛生怕遗漏余晖的身影。只见各式各样的人从我面前走过,从衣着上可以看出,有来特区打工的民工,有来旅游观光的游客,有打算到深圳大展拳脚的冒险家,还有在内地不得志,准备到深圳求职的梦想家,也有东奔西忙的商人。那余晖是属于哪一类呢?他一定是有事而来。人流逐渐变少了,在最后一拨人群中我看到了他的身影。

余晖是一个高高的个子,匀称的体型,梳着马尾辫,留着连腮胡,经常带着一个大墨镜,很有些艺术家的风范。我连忙向他招手,他拿下墨镜,向我挥了挥手,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还好吧!”余晖边走边打着招呼。

   “还好,你怎么一个人?”我迎上去,握住他的手。

   “他有事在广州住一天才过来,我怕你在这久等,就直接过来了。”余晖回答道。

我们一起乘车,到了阳光大酒店,安排余晖住下。我一看时间还早就请他稍做休息。我告辞先回单位,相约晚上见。

夜幕降临,喧闹一天深圳市又向人们展示他神秘的另一面。五光十色的楼型灯和霓虹灯一起点亮,各大酒店门前的布置的射灯,把大酒店外表照的通亮,连没有完工的大厦,也用探照灯映射着,把深圳的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一样。走在大街上,各式各样的路灯争奇斗艳,把这座中国最年轻的现代化城市,装点得分外妖娆。各种店面都开着灯,通宵达旦地营业,穿着十分时尚的男男女女悠闲地从一家店走到另一个店。餐厅、酒吧、歌舞厅、夜总会闪烁的霓虹灯招揽着过路人。深圳是中国第一座不夜城。难怪我的一位朋友来深圳一游后,做了很精辟的概括:“东北人是在活着,而深圳人是在生活。”

 我一进阳光大酒店大厅,就看到许多衣着鲜艳、风情万种的年轻女子在大堂内徘徊,好像都在等什么人。我虽然也来过几次,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也略有所闻,改革开放后,随着对外经济不断深入,有些所谓的资本主义的污泥浊水也悄悄地溜了进来。深圳地处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毗邻香港,很多生活方式也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上的交往而发生着潜移默化地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在变化。香港很多商人每天来往深圳,除了商务上原因,还到深圳这个地方寻花问柳。因此,有些不健康的供求关系,也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也悄悄地在黑暗中形成。阳光大酒店是港商和其他外商十分愿意下榻的地方,也是后来所谓的“三陪小姐”的发源地。不过,在88年时,即使在深圳,也很隐蔽,在大堂游荡的年轻漂亮的女子,不过想结交一些港商,混吃喝,陪陪跳舞,弄点小费。“小姐”一词也是香港商人发明的,是那些从事夜间娱乐行业的活动女子的代名词。

我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暗笑,余晖几年前到 SC 市夜总会玩时发出的抱怨,今天终于在深圳可以圆梦了。我来到余晖的房间,敲门进去,余晖已梳洗打扮完毕,一套西服笔挺穿在身上,手里还拿着那个随身不离的墨镜。

“今晚打扮的这样,要有艳遇吧?”我打趣地说。

“哪里,你才是身在花丛中,早以习以为常了吧。”余晖也不甘示弱地说道。

“到哪用餐,想吃点什么?”我问。

“悉听尊便。”

“吃粤菜如何?”

“好。就在这家酒店吃如何?”余晖征求我的意见。

“行,只是比外边其他的酒店贵一点。”

“那正好,今天就宰你一刀,让你破费一次。”余晖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For you, free. ”我用英语答道。

我陪着余晖来到酒店粤式餐厅,一看大厅内已经是人满为患。和内地不同,在深圳的酒店晚餐的黄金时间是79点钟,如果没有事先订位很难在有名的酒店吃上饭,我由于没打算在这里用餐,所以没有预订。我一看,心里暗自得意:“想宰我,连老天也不愿意。”于是我对余晖说:“在这里吃不上了,换地方。”

余晖不甘心的向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扫去,发现了什么是的和我说了一声:“等一下。”就钻进了大厅的深处。我一时不知所措。

一会余晖从餐厅里面转了回来,告诉我有地了。我以为他碰巧遇上了用完餐的客人,就随他过去。哪知一切并非那么简单。

我和余晖来到了大厅比较偏僻的一个角落桌旁,发现有位很漂亮的小姐独自坐在那里,余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地向我介绍,“这位是杨坤小姐,是从湖南来的,在深圳工作。”我一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糊里糊涂地向她问好。

“你好!我是余晖的朋友,我叫周寰宇,在S省工作。”我说道。

“你好!请坐。”小姐也很友善地微笑地对我说。

“今天是周寰宇先生请客,别客气点菜。”余晖十分潇洒地把菜单递到小姐面前,

“别客气,我请客,你随便点。”我也附和着。

 杨坤小姐也不客气,拿起菜单叫过服务员很熟练地点了几个菜,我一听菜名知道价格不菲。我和余晖又补充了几个菜,又要了瓶洋酒。等菜时,我有点狐疑,按理说我和余晖这么多年的关系,他所有的女朋友我几乎都认识或有耳闻,怎么没听说过这位杨坤小姐。而且我也在深圳呆了很长时间了,我和余晖也经常联系,为什么没听他提起过。也许余晖不想告诉我吧!我正在琢磨,酒菜已上得。

“真是深圳的速度,上菜都比其他地方快。”余晖兴致大发地感慨道。那位小姐偶尔地和余晖聊两句,和我也是只谈论菜的味道,偶尔敬敬酒,根本不聊别的。余晖也是埋头大吃大喝,也不太理会我,使我更不知所措。一时我都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酒足饭饱,余晖也撂下筷子。那位小姐也很知趣地说要离开一下,到洗手间去一下,我才得以和余晖沟通。

“什么时候认识这位小姐,我怎么不知道?”我问。

余晖还是一本正经地说:“认识不久,漂亮吧?”

我还是一无所获,有些木然地看着余晖.。余晖有些憋不住了,笑了起来。

“多亏你还在深圳,连这你都看不出来,她是故意在这压桌、钓鱼的小姐。靠我们的消费提成的坐台小姐。这在北京也有。”余晖说完,笑个不停。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恍然大悟,原来我叫余晖给算计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事,可我没遇到过。

“那你怎么看出她是这种人?”我问。

“那太容易了,在北京的大饭店,只要你看到孤身女子在用餐时间空守一张桌,那一定是。不过,今天我也是试一下运气,没想到就碰上了。让你破费了,哈哈。”余晖自鸣得意地说。

“你这家伙,眼真贼,能在这么多人当中,一眼看到她,我真佩服。”我不无讽刺地说道。

“这种艳遇不是天天能遇上的,遇上了就是缘分。”余晖说。

“那饭后还要娱乐一下吧?”我问。

“那当然,我已经和杨坤说好了,一会她还陪我去跳舞。”余晖说。

“那你这次到深圳的目的不仅限于此吧,不是为了宰我一刀就完吧?”我问道,

“当然不是,不过今天不说了,明天等袁为民来后再谈。今宵只谈风月,别的免谈。”

时杨坤小姐也回来了,我招呼服务员买单,然后,陪两位看上去很像一对情侣的人,向夜总会走去。

88年深圳的夜总会已经和几年前刚刚出现时大不一样。一是场地大、装修豪华,二是有了一定规模的演出,三是有了以伴舞为生的新的职业女性,四是消费高。阳光夜总会是当地最有名的夜总会之一,它装饰的主题格调模仿了法国某夜总会的风格,它有一个很大的多功能的舞台,可供演出。在舞台前面有一个华丽的舞池,可容纳上百对的舞者。舞池内还装饰性的修了几个大圆柱。舞池边还有许多酒水桌,可供客人休息、品尝各种酒水和饮料。在舞池的对面还修建了略高于地面的包厢区,有十来间包厢可供一些贵宾休息或观看节目。在舞池的上方布置了许多各式各样、能发出不同颜色的灯,它们通过多种组合,形成了一种梦幻的效果。

我们到达这里大约是840左右,人还不算多。深圳的夜生活一般是从10点钟才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半夜23点钟以后,所以人们把这座城市称作“不夜城”。余晖在迎宾的引导下,领着杨坤小姐毫不客气地直奔贵宾区。

刚一落座,余晖就吩咐服务员:“请给这位先生挑一位陪舞的小姐,把酒水单拿来。”我心里又是一紧,这里的酒水和伴舞小姐的小费是全深圳市最贵的。我虽然陪港商来过这里,但多数情况下是他们买单,一般情况下不会来这儿。看来余晖今晚是要痛下杀手。

疯狂的一夜开始了。10点钟,夜总会的表演开始了。开始是所有演员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向各位来宾致谢,然后每个演员单独上台或歌或舞,竞展才艺。客人们可随着音乐和歌声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在酒精刺激作用下,人们忘记了时间,忘记彼此刚刚相识,陶醉在香软的音乐声中,沉浸人生的欢乐时光。

接下来是点歌时间,如果来宾对哪位歌手演唱感到十分欣赏,可以点歌手演唱,歌手演唱后,点歌的来宾可以给歌手献花或小费,这种方式逐渐的演变成“大联唱”的方式,即:一位客人可能同时点几位歌手演唱一首歌,歌手可每人演唱一段,或分别地演唱不同的一段歌曲,通过音乐伴奏巧妙的连接。这在当时很流行。

余晖玩得非常投入,一会和杨小姐荡漾在舞池,一会又点歌献花,一会与小姐窃窃私语,一会又邀我和两位小姐一起饮酒作乐。好一位京城来的公子哥,来到深圳可是如鱼得水。那两位小姐本来就是风月场中人,在余晖的挑逗下,更是无所顾忌,一时忘乎所以,和余晖又搂又抱,好不快活。当然我也得随波逐流了。

终于到了曲尽人散之时,我买了单。余晖也很大度地拿出一打钱分给两位小姐,两位小姐乐得闭不上嘴,分手时都有些恋恋不舍.小姐和余晖一直在耳语着什么,我全当没看见,临分手时陪我跳舞的小姐问我:“你们明天还来吗?”我还没答话,余晖就醉醺醺地说:“明天我们还来!你一定要陪好我的朋友。”我送余晖回到房间,告辞回驻地。临走时,余晖对我说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同时见见袁为民,有要事相谈。

第二天中午,正巧边今融到我公司办事,原打算中午一起吃饭,就约他一起去余晖那里,把二位也互相介绍了一番。他俩倒是一见如故,从经商的经历谈到人生的梦想,从两地的经济形势谈到风花雪月,要不是我提醒,甚至忘记了和袁为民联系、中午一起用餐的事。

“哦,我已和袁为民联系过了,他还在深圳发展行开会,恐怕中午没时间了,约在晚上见。”余晖对我们说。

“那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我问道。

“主要是发展行募集公众资金的问题。”余晖回答。

余晖继续说道:“发展行公众资金募集工作,目前还没有推开,虽然通过内部发行的方式募集了一些,但远远没有达到发展行董事会预期的数额,直接影响该股票的上市和今后的运行,袁为民在中央做了许多工作,力推发展行上市,但条件还是没达到要求,中国的老百姓对钱抓得很紧,宁可放在银行里储蓄获得蝇头小利,也不愿拿出钱来投资博一把。发展行流通股发行工作一直进展缓慢,此次袁为民来主要把中央领导的精神向董事会介绍一下,同时要和深圳政府做好协调工作,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发行方式,尽早把这只股票推上市,把深圳发展行这只股票变成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只龙头股。”

当时人们对我们国家发行的第一只金融类的股票心存疑虑,对股票的概念也很模糊,甚至出现过笑话。据深圳大事记记载,我们国家解放后发行的第一只股票是深圳宝安在1983年出台的。当时发行的股票还有这样的规定:购买者可随时退股。这种让国内外股票界笑掉大牙的规定,反映当时人们对股票运作规则的无知,同时也反映了那个年代普通老百姓对股票是何物的模糊认识。人们没有把买股票当作一种风险投资,而把它当作储蓄保值的一种手段。871228成立的深圳发展行,打破了以往的融资方式,采用了国有、外资、公众三位一体的入股的方式,进行新的资本运作,是新中国金融史上的里程碑。但在当时老百姓并不买账,募集公众资金很困难。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用餐,边吃边聊。今天我买单,给北京来的贵客洗尘。” 边今融提醒到。

“已经12点多了,应该找地吃饭了。”我和余晖一起附和道。

于是我们三人来到酒店外找了家湘菜馆,一起用餐。席间我不无讽刺地问余晖:“今日的湘菜与昨晚的湖南菜味道有何不同?”余晖只是笑而不答。

在一旁坐着的边今融有些沉不住气了,只抱歉说:“不知你们昨天吃过湘菜,早知应安排别处。”他这一道歉不要紧,我和余晖都笑得弯下了腰,弄得边今融以为说错了什么话,一头雾水地在那里发愣。我和余晖一看就笑得越发开心,弄得一桌酒席没法进行。当边今融知道详情后,也笑的不可收拾,并说道:“我到要见识一下这位小姐的魅力。今晚我做东,还吃湘菜,再聚一次,让北京的贵客不虚此行。”他话音刚落,我们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晚间我们没有如约去夜总会,而是去袁为民下榻的深圳第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会见了这位有背景的人物。袁为民也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年纪和我们相仿,长得很文静,说话老练,大家一见如故。开了一天的会他略显得有些疲惫,但一看到余晖和我们,高兴得不得了。

“和一帮老家伙开了一天的会,真没劲,余晖你可早来一天,又没有讨厌的会,一定玩得很潇洒吧。我可知道深圳现在男女比例是17,全国的美女可都跑到这来了,哥们你,可别错过机会。袁为民一说完,我和边今融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余晖有些尴尬。

“余晖已经体验过了,刚才还夸湘菜好吃。”我不依不饶地添油加醋。

“你什么时候喜欢湘菜了?”袁为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问余晖。看我们只笑不答,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便顺水推舟地说:“还想吃湘菜吗?今晚我请客。”众人一阵开怀大笑。

“今晚我请新老朋友吃个便饭,这家酒店新开了一间潮州菜,听说不错,我们就在这里用餐,余晖你也换换口味,别老用湘菜。”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袁接着说:“本来一帮老头子和发展行的董事今晚要宴请,都紧张了一天了,还不让我放松一下,我一听你们几个要来,马上就给推了。我们几个小哥们一起用餐,还有点意思。如果嫌闷,那把你们在这的女朋友或情人、靓妹找来,一起热闹一下,但最好不要找小姐,你们无所谓,我可得小心点。当然,余晖你例外,如觉得那位湘妹还行,你可以把她找来,让我们大家都品尝一下湘菜。哈哈。”袁为民的一席话让大家又一阵哄笑。

“此外还有点小事,兄弟们也算帮我点忙。”袁到卧房拿出一个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纸对我们说:“每张是一万股深圳发展行的原始股票,一元一股,我们每个董事会的成员,都承担推销的任务,余晖是大老板,在中关村有两间公司拿两万股,你们二位就各拿一万吧,先不用给钱,方便时再说。我和余晖是好朋友,决不会欺骗他和你们,股票一定会上市,你们的投资一定会获得回报。从明天开始深圳政府将采取摊派的方式推销股票,要求政府所有的工作人员必须买股票,一般工作人员2000,处级4000,局级6000。党员干部必须带头,为深圳建设集资。这是今天下午我和市政府有关领导研究的结果。”那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今天接过的一万股票,在一年后的股市上,被炒到几百万元。边今融不愧为商业奇才,他从进屋到现在一直没有多言,但他已从袁的谈吐中嗅出了商机,他很快接过股票,并表示:“明天就把股票钱拿过来。”

当时我还有些犹豫,因为那时在深圳大街上,很多披红挂绿推销股票的小姐,在大街上向来往的人推销股票,股票的销售形式并不看好。人们对股票的前途没看好,我和余晖、边今融不同,我是国家外贸人员,挣钱是有数的,1万元钱在当时对我不是个小数目。边今融看出我的心思,悄悄地和我耳语了一下,“我替你出这笔钱。”于是我的心一块石头落地。今天想起来,我是真缺乏洞察力!余晖就没什么好说的,一两万元对他不算事。何况一年多后,这两万股票变成了上千万!真是世事难料,一年后我也成了百万富翁!而深圳发展行股票成就了边今融成为了亿万富翁!边今融后来成为该行的第四大个人股东并进入董事会。

“财产已分配完毕,我们应该放松一下,先吃饭。”袁为民当时的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在一年后竟成了现实,谁也想不到几张看上去印刷并不十分精致、简单地记载股票数量的很普通的纸,却彻底地改变了在座的每个人的人生命运。

“余晖你就别客气了,如果那位湘妹你还满意,就马上联系吧,其余的我来安排,按袁董的意见,我找几个白领女士来作陪,热闹一下。”边今融提议道。

“好就这么办。不过大家一定不要称呼我的真名、真姓。只称X先生即可。以免多事。”袁叮嘱了一句,大家都点头称是。

“我用不用把昨天那位陪你的小姐也叫来啊?”余晖显然是在报复我。

 “我还没有你那么痴情。就按边今融的意见办。” 我笑笑摇摇头。

“那我也别联系了,边今融就包办了算了。”余晖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别,你还是联系吧,我们大家也想见识一下她的风采。”袁打趣地说。

“走,到餐厅去。边今融和余晖先留下打电话联系。”袁继续说道。我陪袁先到餐厅去了。我是久闻潮州菜的美名,但却第一次光顾。

潮州菜发源于汉江平原,历经千余年的形成和发展,以其独特风味而自成一体。唐代后期至明初,潮州人有采用生猛海鲜烹饪的习惯,史书对当时潮菜的烹调技术和餐饮器皿有所记载。明末清初,潮州日益繁荣,在这个社会条件下,潮州菜得以在当地居民烹调的基础上,融合吸收了外地乃至海外的饮食文化,逐渐形成一种地方菜系。行政区划看,潮州菜是粤菜的一大旁系,但从文化圈着眼,潮汕先辈大多从中原经福建而来,多少带来闽菜注重汤水,药膳的影响,与当地先民注重生猛海鲜的饮食习惯相结合,便形成了潮州菜。 因此,可以说,潮州菜与闽菜相似之处更多,彼此间的渊源更长,新中国成立后,潮州菜的烹调技术又有新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带来了经济的腾飞,促使饮食市场的繁荣,潮州菜正进入鼎盛时期。 潮州菜选料考究,制作精细,刀工灵巧,造型优美,充分运用炒、煎、焖、泡、烧、炖、烹、卤、熏、扣、淋等十几种方法,展示了潮州菜清而不淡,鲜而不腥,嫩而不生,油而不腻的特色。潮州菜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六个方面:一是以烹制海鲜取胜,二是味崇尚清淡,三是重视原汁原味,四是善于制汤,五是制作工艺精巧,六是注重养生调理这种讲究色,味,香,形的美食,形成别具特色的地方菜系而远播海内外。

 袁为民和我了到了餐厅,由迎宾把我们引到最大的一个包厢,看来有人早已给袁为民安排好了。袁客气地让我点菜,我也没推辞,接过菜单看了起来。

凉冻金钟鸡、云腿护国菜、 炸蜘蛛蟹、 潮州生淋鱼、 咸三丝官燕、 杂锦乌石参、 红炖大海螺、 烧大肠白鳝、 杂锦冬瓜盅。”一口气我点了十道菜。

“你是第一次吃潮州菜吧?”袁问道,

“是。”我有些困惑地回答。

“潮州菜有些是按人数,每人上一份的,我们还是等他们到了,看看人数再说。”袁告诉我,我显得有些尴尬。

正在此时,余晖和边今融来到了包房,告诉我们一切搞定,除了杨坤小姐外,边今融的秘书阿伦又找了两位在其他公司的女朋友一起赶来。我马上把点菜的任务交给了余晖,总算掩饰了过去。

没多久几位小姐纷纷赶到,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把袁高兴得不得了。又要洋酒,又要饮料。此时余晖也把菜点好,美食佳人共聚,好不快活。

这一餐是我到深圳后吃过的最奢侈的一顿饭,大约是一万五千多元。这在当时已经是很惊人的了。此外,通过这顿饭相识的男女,在以后很长时间里成为了好朋友和情人的关系。    

直到现在,深圳和许多大城市还有着这样的高级白领女性,她们自己独身生活,但她们有自己的生活圈,和自己钟爱的人经常约会,而外人很少能了解其中的秘密。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因经济的发展而产生的人际关系的变化。情人已经成为了人们不可否认的社会现象。

  • 标签:短篇小说 
  • 非常有同感
    作者:豆豆(游客) 日期:2008-3-18 5:34:10
    豆豆(游客)自从我参加了21天训练营(http://www.21days.cn/train)后,我才重新找回了自信。非常感谢你的文章!
    其实围车这种事,我也玩过,不过围个2-3分钟就差不多了,速度也不会低于7-80码,结束的时候,一般都把窗户摇下来,打个招呼,通常人家也就是笑笑.
    作者:halahigh(游客) 日期:2008-4-24 0:53:04
    halahigh(游客)玩10分钟就有点过分了,而且是30码.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