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轨迹3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14 5:51:00

轨迹                      3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转眼已到1987年。两年前的那场艰难的谈判在英涛的父亲和叔叔的干涉下,在余晖的巧妙周旋下,终于在第三天圆满的画上了句号。S省电视台终于以36万美金的超低价格购进一批电子设备,省彩色频道如期开播。我因此得到省外贸局领导的高度评价,平步青云,官运亨通。升任技术进口部的经理。在别人眼里,我成为谈判的高手,实际上只有我清楚这背后的交易。英涛的父亲承诺:今后S省只要有这方面的需求,首选厂家是Smith John代表的厂家,其叔叔也允诺以后只要是该厂家的进口批文申请,一律放行。该厂家在这次谈判中实际获得利益,远远大于合同本身带来的经济效益。余晖从此以后,成了这家公司在中国的总代理,一发不可收拾。当然,该厂商还是履行了国际惯例答谢各方,大家皆大欢喜。

两年过去,一切发生了很多变化,我的人生也发生了变化,我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自从85年去了香格里拉夜总会和孔琦结识后,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孔琦经营的夜总会也因体制问题和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慢慢地退出了蓬勃发展的娱乐圈的行业。孔琦又重操旧业回C市的话剧院任舞台美术设计师。

我因工作关系往来于南北方,并多次出国考察培训,渐渐对经济领域很多事有了了解。也看到了南北观念上的差异,国内和国外在经济领域的差距。

此时,深圳已经成为了改革开放的主要窗口。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的口号感召下,工、农、兵、学、商一齐上马,党、政、社团一齐出动,经商的大潮势不可挡。

各省都在深圳设立了自己的办事处和公司办事处。利用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和毗邻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频繁地进行商业交易,倒卖紧俏商品,一时全国的很多资金都流向了这里,深圳从中国的一个小镇,一夜间神话般地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成为中国第一座不夜城,成为探险家的乐园,也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晴雨表。我所在的外贸公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在深圳国贸大厦设立自己的对外窗口,并派我和其他两位同志去长期驻在。 但我还兼任公司技术进出口部的经理。

我和边今融就是在这个时期认识的。边今融是广东人,是中国高考恢复后第一批大学生,是广东中山大学金融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广东信托投资公司做一名职员。此人个子不高,颧骨突出,一副典型的南方人的形象,由于不甘寂寞,很早就开始做生意。当时,在南方一方面打工,一方面做生意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在投资公司工作,资金的拆借上很方便。因此,短短几年通过港、粤贸易就积累了一些财富,成了年轻一代的新贵。不过,当时国家的宏观控制还是比较严的,各省只能有一个有进出口权的公司,外汇的额度也控制这些公司,因此像边今融自己成立的小规模的贸易公司,必须借助正规的外贸公司的进出口权和外汇,才能做成进出口生意。

1987---1989年强手的商品是彩色电视机,从香港转口购入的日产161820寸的电视机,每台价格平均只有50美金,而在中国市场上的价格大约为:2500元到3500元人民币,谁要是可以搞到第一手价格的电视,就可以捞一笔。一批彩电经过了许多经销商层层加价,倒了一手又一手,源源不断地发向内地,可在内地许多城市还需要凭票才能购到,供不应求。改革开放,极大地刺激了中国人民对现代生活向往,也成就了少数人的发财梦。不过,要想搞到一批一手的进口彩电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首先,必须有国家允许进口的批文,第二必须有足够的外汇,第三必须有进出口权的单位,而我们正好具备这样的条件。

起初,我们还是规规矩矩地按公司的要求进口货物,然后,发回单位销售。但国营体制的弊病很快体现出来,干多干少一个样,奖金少得可怜。可南方的公司大都是个人承包的,他们获得的利润几乎都是个人的。因此,他们挖空一切心思,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买卖批文,套取外汇,进口一切国内紧俏物资,获得高额回报。此时,深圳是炒批文热,炒外汇热。以后出现的进口汽车热,进口钢材热等等都源于此。我们也在这个大潮中沉浮。

有一次,我和同事陪香港中联几位客人谈生意在深圳一家酒店用餐,用餐后招呼服务员买单,可服务员很客气地对我说,有位先生已经替你买过单了,我以为是遇见了哪位朋友,便问服务员是哪一位,服务员向旁边指了一下。我顺着服务员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坐着一位穿着十分洋气、打扮很时髦的小姐和一位带眼镜、一副学者派头的青年人。我一时想不起是谁,但那位小姐有些面熟。只好硬着头皮向二位抬手致谢。把客人送走后,我返身回酒店,来到他们的桌前,问道:“不知二位贵姓,为何这样客气?”

周寰宇先生,贵人多忘事,我是阿伦。昨天还去过你们办事处。”小姐嗔怪带笑地说。我一下想起来了,昨天她确实到过我们办事处。但每天到办事处的人实在太多,我哪能记得过来。

“你今天换了装,打扮得太漂亮了,我都认不出来了。”我只得找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应付一下场面。

“这位是我的老板,边今融先生。”阿伦小姐向我介绍道。

“你好,周寰宇先生,我是广东信托投资公司的职员,自己有一间公司,她是我公司的秘书。”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此时我才看清这个人,小小的个子,颧骨高高的,标准的南方人。我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实际上,我对南方人还是存有戒心的,由于地域的关系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两地人的思维方式和处理问题的方法都不太一样,南方人比较心细,北方人比较豪爽。在做生意方面北方人不是对手。我实际是上海人,很小就到了北方,因此受北方影响较大,但对南方人的习惯也比较了解。在深圳时间也不短了,除了生意上的应酬外,我几乎没有一个南方朋友,到是我原来的朋友余晖和英涛常来常往。

“让你破费,不好意思。”我说道。

“没关系,洒洒水了。”边今融很潇洒地一挥手,拖着广东人独有的音调。

“我打算今天晚上单独请你吃一顿便饭,交个朋友,可否赏光?”他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一定是有事要和我谈,其实他买不买刚才那个单我都不介意,我是公款消费,回去可报销,只是今天事有些蹊跷,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用餐的,买单的用意如何?当时,在深圳很流行为熟人买单这一套,主要是给请客的人提高一下知名度,让请客的人在朋友面前长面子,其实是大家互相买单,最后谁也不欠谁的。外来的人不知详情,以为请客的人有多大的本事。不过今天边今融这一手,目的并不限于此,一定有其他目的。

见我犹豫,边今融马上说道:“我一方面想认识你,交个朋友,另一方面,也有事相商,如今天不方便,改日再约也可。”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就今晚见吧,我做东。”我说。

“行,那你定地点、时间,我随时恭候。”边今融也不推让,把球踢了回来。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办公室的电话和寻呼机、手机号,和我联系。”边今融继续说道。

88年时有一台手机,是十分时尚的,尽管在深圳经济发达地区,也很少见。广东是在198711月第一个率先在全国开通模拟移动通讯业务的,使用的第一代手机是美国Motorola公司生产的“水壶型”手机,后来人们俗称的“大哥大”。

现代通讯技术走进中国人的生活,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之一。它加快了社会各种信息的传播速度,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促进经济的向前发展。但移动通讯业务当时在东北还没有开设,我也只是知道,但还没有使用过。我也把名片递了过去。

“那我们一会儿再联系,晚上见。”我和边今融及阿伦客气的道别,走出饭店,乘车回国贸大厦去了。

国贸大厦是那时深圳最高的建筑,是深圳坐标性的建筑,也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标志和窗口。 国贸大厦高160,共53层,从198211月至1985122937个月即竣工。创造了享誉中外的深圳速度 有一位记者访问到此,有感而发,写下一篇散文,这样描写到:

 汽车穿行了几个主要街道,停在了深圳国贸大厦广场。这里相当繁华,各种牌号的小轿车整齐有序地停放着,数量之多,为内地所鲜见。周围高楼林立,错落有致,风格各异,装潢考究。西装革履、夹公文包的先生,打扮入时、气质高雅的小姐女士,各色人等,来去匆匆。一阵阵现代气息迎面而来,使人感到改革开放特别是特区建设的成就看得见、摸得着。
     
国贸大厦闻名遐迩,它享有中国第一高楼的美誉,人们通常把它看作是深圳的窗口和象征。谁曾想到,几年前,建造这座现代化大厦的深圳物业发展公司,只是一个只有十多名员工的小企业。而今,该公司已发展为超大型集团企业,拥有3000多名员工,直属和合资合作公司35家,资产总值13.8亿元。这是奇迹。而当年施工时奇迹就早已诞生。80年代初,我国国有企业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改革,即在企业中广泛地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企业经营成果与职工经济利益挂钩,劳动者的积极性因此被极大地调动起来。正是这一招,使国贸大厦以3天一层楼的速度拔地而起,创造出建筑史上的奇迹。
     
一大早,慕名而来的海内外宾客纷纷汇集到国贸大厦,大家鱼贯而入,登上快速电梯,来到楼顶旋转餐厅。招待小姐送来小巧玲珑、风味独特的食品。大家一边品尝一边饮茶,谈笑风生。今天,特区深圳风和日丽、阳光明媚,透过餐厅宽大的玻璃窗,深圳市容一览无遗。当餐厅旋转至香港方向时,大家都引颈眺望。弯弯而不宽的深圳河,与香港隔河相望的文锦渡,罗湖海关大楼和香港的起伏山峦等等,尽收眼底。我在吃早茶,也在细细品味几年来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几年前,这一带还是杂草丛生,一片荒凉,现在一跃成为我国主要的口岸和新兴城市。1979年,小平同志提出杀出一条血路来办特区的设想,今天越来越显示其意义之重大

S省公司驻深圳的办事机构,就设深圳国际大厦的2222082210房间,我和同来的其他两位同志就在这里办公。在大厦内还有全国其他省、市设立的各种办事机构上千家。我急忙的赶回办事处,处理一些文件合同,又打了一通电话,和同事开了个小会,不知不觉中天已暗了下来。我才想起今天中午和边今融先生商定的约会。

我随手拿起电话簿,找到了广信酒店的订餐电话,打了过去。

“请给我在餐厅定一个双人座位,7点用餐,我姓周。”放下电话,我又找出边今融的名片,看了上面写的传呼号打了过去,不一会,边今融就回话了。我和边今融敲定了时间地点,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已是六点十分了。

我安排了一下,走出大厦,向深圳广信酒店走去。广信酒店距离国贸大厦只有一站路,是一家二星级的老字号酒店,1984年邓小平第一次来深圳时就站在广信酒店的顶层,俯看了正在建设中的深圳国贸大厦。88年时,在深圳,广信酒店已算不上什么高档酒店,但生意一直很红火,大概是借了小平同志的光了。

乘电梯来到广信酒店10楼中式餐厅,礼仪小姐把我引到预定的16号台,我看表还有时间,顺手拿了一张《特区报》看了起来。

“让你久等了,先生。”边今融客气的和我打招呼,在我对面坐下。我一看时间正好7点,心想还真准时,便客气了一下:“请点菜”。

我们随便要了几个菜,便像老朋友似的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渐渐地我发现此人很有经济头脑,学识渊博,是一个商业奇才。一了解他是中山大学金融专业的毕业生,我不禁肃然起敬。

“经商的最高境界,是从事金融业,其次是房地产业,再次是商品的批发业,最基础的是零售业,深圳目前的商界,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如果想发展就要立志投入到金融业,但我们国家目前金融业还不让个人插手,不过,我相信不久就会有改变。87年底在深圳成立的三资银行深圳发展行就是个例子。目前,该行正在开始着手发行股票募集公众资金上市,这是一个信号。也许有一天,个人就会成为该银行的大股东。我正密切关注发展动向。”边今融的一番话使我深受启发,以后也获益不浅。边今融最后也真的成为了发展行的大股东,成为了董事。实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梦想。这些都是后话。

“人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一夜显得那么短暂,不知不觉之中已到午夜时分,我俩就象久别的朋友一样,无拘无束地谈着,显然都忘记了我们刚刚认识几个小时。

一阵暂短的沉寂后,我猛然想起,今天中午的事,就问道:“今天中午你和阿伦小姐是碰巧在饭店吗?”

“也是,也不是。”边今融神秘地答道。

“此话如何理解?”我问道。

“我今天下午原打算和阿伦到你公司去拜访你,因中午了就在饭店吃一口饭,没想到遇上了你,给我一个认识你的机会。”边今融说道。

那一切都是天意了。”我俩对视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吗?就别客气了。”我单刀直入地说。

“事有一点,我想从贵公司调剂些外汇,我和港佬订了一批彩电,急需用外汇结算,想请你帮个忙。”边今融说道。

“你是如何知道我们有外汇的哪?”我问道,

“一、你们是正规的国企;二、你们是东北来的;三、阿伦到你公司了解过,虽然没和你直接谈。”边今融答道。

我一听,心里好不痛快,这俩小子(公司同来深圳的人)一定中了美人计了,把这种消息都透露出去了。明天再找他们算账。

我不动声色地问:“大概需要多少?”。

“十万美金。”边今融说道。

“按什么价格调剂哪?”

“市场上中间价或最高价都可。”

一切尽在不言中。我沉思了一下。我公司确实给我们办事处调过来一批外汇,这是我刚刚打报告申请来的。东北这几年由于向外出口大量的原料、木材、农副产品,有一定的外汇储备,但由于观念问题这些外汇都沉淀了,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在南方外汇极其紧俏的情况下,我们有的外汇却在睡大觉。因此我打报告向公司要了一批外汇。一方面做些进口生意,一方面准备调剂出去升值。

“好!你明天到公司来一次,办手续。细节到公司再谈。”我很爽快地答应了。

“你个人有没有其他什么要求?”边今融问道。

“以后你常给我买单就行了。”我笑着答道。

“那就一言为定,我今后一定会报答你。明天见。”边今融很真诚地说道,走出酒店,消失在黑暗中。

从此后,我俩成为生意场上的伙伴,在商海中沉浮。边今融也履行了他的承诺,尤其是几年后我和江饶来深圳玩时,所有的费用都是他支付的。

  • 标签:短篇小说 
  •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