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搜索
@更新日历
@博客登陆
@我的信息
@RSS订阅


《我为你哭泣》——分手1
作者:龙一飞 日期:2008-3-29 0:38:00

 分手  1

        转眼到了1992年的初春。我和江饶的关系自从1991年秋天那场突变,逐渐稳定和成熟起来。

我也兑现了承诺,借工作之便和她一起到过深圳、上海、北京等地方,游览过许多名胜古迹,共同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在这期间,我们彼此讲述了在我们相识前的各自经历,也见了我和她的一些朋友,我们有许多经历都让对方感到惊讶,甚至有几次都擦肩而过。因此,我们彼此更加了解,更加信任,更加难舍难分。

在我们共度良宵的第二天晚上,我约她一起去了一家新开业的叫J.J夜总会去玩,为了在一起庆祝我们新生活的开始。这家夜总会有特点,在C市率先安装了卡拉ok设备,把起源于日本的这种自娱自乐的方式介绍给中国大众。卡拉ok这种娱乐方式一经传播,深受中国消费群体的喜爱,很快在中国各大城市传播,迅速地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扎下了根,今天它已经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娱乐方式。它的出现和传播对传统的中国文化娱乐界是极大的冲击,它也使以演员表演为主的夜总会的经营方式发生变革,加速了夜总会的产业化、规模化和大众化,从文化领域影响了中国的几代人。

为了避免再碰上熟人尴尬的情况,我打电话约了孔琦,让他陪我和江饶去一起玩。当时,卡拉ok还属于高档消费,还没有现在这样大众化,一般人不敢涉足。除了少数靠改革开放政策富裕起来的人之外,大部分为公款消费,而且当时主要局限于我们这些从事对外贸易工作的人,我怕在这种场合碰上其他同志。因此,孔琦成了我和江饶的护身符和挡箭牌。一旦遇上熟人,他的身份就是我和江饶的客户。

为了让江饶惊喜,我还为她买了一份十分贵重的礼物。当我们三人一起进入夜总会时,我迎面看到了闪烁的霓虹灯上的几个英文词:Happy hour.我故作不解地抱怨:“中国人是乱用英文,什么叫‘幸福小时’。”

江饶果然中计,对我说:“还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通晓英文哪,连这都不知道,在香港夜总会的门口都有这样的英文用语,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欢乐时光。’”

我故作惊叹地继续说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如果让我来翻译,就译成:‘快活了一小时。’”

江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在笑着讽刺我:“你是中国最伟大翻译家。”说完她突然发觉不对,我一定是在暗指前一天晚上我和她共度良宵的事,于是狠狠地一拳打在我的背上。

“让你算计我,这是给你一个教训。”她笑着对我说。走在一旁的孔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我和江饶发生了什么矛盾。

我们三个人在卡拉ok包房唱了两个多小时,除了江饶有一定的音乐素质和演唱天赋,我和孔琦只有当听众的份,不过这次我向江饶学会了陈百强唱过的两首很轰动的歌《偏偏喜欢你》及《一生何求》。同时江饶演唱的两首英文歌曲更让我难忘,一首是:sailing (远航),一首是:love me tender(真诚的爱)。后来,我在世界各国漂泊时,在许多国际机场听到了这首《远航》歌曲,只有在那一刻你才能真正的体会到这首歌曲所反映的真实意境。

I am sailing(我在远航),

 I am sailing(我在远航),

   home again cross sea(穿过高山,越过海洋).

…..

唱累了我们三人又跑到演出大厅听歌手唱歌,点歌手唱歌,请伴奏员演奏我们喜爱的乐曲。

江饶点了一支世界名曲:《多瑙河之波》,请乐手演奏。主持人很热情地向大厅的听众说:“收到了一位很有品位的小姐点歌单,请乐队为大家演奏世界上最著名的圆舞曲《多瑙河之波》,我想这位小姐一定长得十分漂亮,能站起来让我们看看吗?”

江饶高兴地站了起来,向主持人挥了挥手。一曲过后,她高兴得又点了许多歌曲,可惜有些不是歌手不会,就是点歌的人太多排不上。

我突发奇想,想捉弄一下一直沉默听歌的孔琦,便写了一个点歌单,多给了递单员小费,请他让主持人马上给点。这一招果然奏效,主持人又在演唱空隙介绍:“我很荣幸地向大家介绍有一为农民朋友今天也来到了我们的夜总会,看来改革开放使中国农村的经济也得到了发展,今年粮食一定是大获丰收了,让我们全场来宾认识一下这位来自农村生产第一线的孔琦村长。哪一位是孔村长?”全场客人一片寂静,都在寻找这位来自农村的干部。

孔琦刚听到叫他的名字有些愣住了,看到我在偷偷地笑,意识到这是我在搞鬼。不过,他不愧为在话剧界摸打滚爬多年的人,有一定的艺术功底,马上弄乱了一下头发,还故意系错了衣服扣子,狼狈不堪、扭扭捏捏地从桌旁站了起来,在场的来宾一起为他鼓掌。我相信,除了我和江饶外,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这个村长是假的。

“感谢大伙对俺的欢迎,今年俺们村大苞米又丰收了,让俺代表全村的父老乡亲为大伙点上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孔琦也借题发挥,索性把村长演绎到底。大家又是一阵哄笑,一片掌声。江饶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几乎背过气去,并用手一个劲地敲打我说道:“你是世间最大的坏蛋。”

经过这一夜的欢乐时光,孔琦也完全弄清了我和江饶的关系。当然,我们也不想向他隐瞒什么。江饶也把他当作一个好朋友,可以信任的大哥。

在即将离开夜总会的时候,江饶又余兴为尽地对我说:“大翻译家,我有一句英文翻不太好,请教一下。‘So many women, So little time .’

我知道她又在戏弄我,暗示我,所以我故意说:“太简单了,‘女人太多,时间太少。’她又捶我的背,笑着说:“你别装傻。重翻译一次。”

我认真地回答:“春色无限,时光短暂。”

江饶这次有些得意地告诉我:“让我告诉你吧,意思是:‘良辰苦短’”。

我一听,从内心发出赞叹:“翻译得太好了,有意境。你是一位才女。”

在送走了孔琦之后,我和江饶又一起到good lucky 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巧的是,这个酒店的中文店名是中国现代最著名的书法家范曾所题。先生在那场89政治风波之后,携秘书兼情人移居法国,在法国发表过著名的演说:“不爱江山,爱美人。”曾引起世人的轰动,被西方记者誉为:二十世纪的‘温莎公爵’。我自己在心里暗暗的发笑,我是不是在借先生的后步之尘那?

进到房间,我把为江饶精心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江饶打开一看,是一款最新型的手机(俗称:“翻盖机”。那时在市场的价格约二万多元。),把她高兴得直亲吻我。

Think you, daring。我会永远用这部手机和你联系,不论你人在何方,走到哪里,我都会用它呼唤你回到我身旁。”她动情地说道。

这一夜我们是在一片海誓山盟中,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渐渐地进入梦乡。黎明静悄悄地来临。

几天后,我和江饶登上了飞往深圳的飞机,开始了我们的蜜月之行。为了遮人耳目,我事先给在深圳的边今融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和一位女朋友借工作之名去深圳玩,请他安排一下。边今融接到我的电话十分高兴,因为我调回C市时,由于走得太急,也没和他讲。因此他多次打电话抱怨过。

此时的边今融已经非它日的公司小老板了。深发展股票已经成就他成为了亿万富翁。不到30岁已拥有资产2个多亿。他在深圳花几千万买了一处大厦,用她妻子名字命名叫:佳媛大厦。注册了专门从事货物进出口生意的公司,她妻子出任总经理。而他本人在广州还有公司,并在广州一座五星级的酒店购置了一层写字楼。他也不做实际贸易,专门研究中国金融政策,炒卖股票和国债、外汇、期货,拆借资金,包装、操纵股份制公司上市,利用他在广东投资公司工作过的优势,把个人资金通过公司贷款方式放出去获得安全、可靠的利润。可以这么讲,他利用了中国当时金融体系存在的所有缺陷,从中获得高额金融投资回报。到他离开中国时,个人总资产已经高达50个亿。

此时,巧的是英涛也在深圳,他领着一批技术人员为深圳的某证券交易所安装计算机设备,调试股票交易动态软件。交易所使用的硬件设备都是我负责进口的,大部分设备顺利入关,但还有一部分还没有办好入关手续。我就借这个理由向公司老总请示,让江饶去办理,也顺便学习提高一下,提议得到老总的许可。由于这单生意是我负责做成的,有些结算方面的事,我也必须出面。所以,我和江饶顺理成章地一起飞往深圳。                                

深圳机场是在199110月正式开通的。是中国四个最大的、最现代化的航空港之一。C市开通飞往深圳的航班略迟一些,但我和江饶正好赶上了首飞。

机场候机时,江饶得知我俩将乘首飞航班去深圳时高兴地对我说:“连航空公司都帮我们的忙,为我们开通了直飞客机,祝我们honeymoon愉快。”

我不失幽默地讲:“我是借你的光,你是中央专机组的大员,地方航空公司知道你要出行,特别给你安排了包机。”把江饶笑得又一拳打来,我顺势把她抱住亲吻了一番。

“你色胆包天,在这里、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敢胡作非为。”江饶有些不好意思地警告我,

“情不自禁嘛,请领导原谅。”我也觉得有些过分。

飞机在深圳机场正点降落,由于是首航,在机场的卫星通道出口站满了欢迎的机场工作人员,我和江饶心里暗暗高兴,我小声对她说:“中央领导光临就是不一样啊,来了这么多人夹道欢迎。”

她听罢只是笑,也不做声。我又问她:“你这次怎么默认了?”

“你这个坏家伙,我是怕和你斗嘴,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显眼。刚才你觉得人还丢得不够啊?”江饶握住我的手,暗中用力掐了一下。我刚想夸张地表演一下,一听她这么讲也就忍住了。

我和江饶取完行李,刚走出候机厅,迎面就遇上了一位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一副墨镜的十分漂亮的女子和我打招呼。

“周总,欢迎你来深圳。”她十分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一时被弄糊涂了,她是谁呢?我来深圳除了边今融知道,连英涛我都没告诉。正在我瞎猜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腰部又被狠狠地掐了一下。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阿伦呀。”她边说边摘下墨镜,我这才看清是边今融的秘书阿伦。

“是你呀,几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我实在不敢乱认。”我高兴地说,自从那次我们和袁为民聚会后,我一直没有见过她。

“你把我忘了,我可记得你这位大帅哥。”阿伦十分热情地说。我们俩这番对话,让江饶十分不快,她松开原本扶着我的腰的手,有意站开了一点。

“周总,我们一会再谈,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和你一起来的这位小妹妹叫什么啊?好靓啊!”到底是阿伦心细,看出江饶因受到冷落、又搞不清来人和我的关系有些生气。我连忙把江饶拉了过来,介绍到:“她是……

“我是江饶,是周总公司的同事。”她打断了我的介绍,自己介绍起自己。

“我是边总的秘书,是边总特意派来迎接二位的。边总今天有急事,要到晚上才能从广州赶过来给你们接风,让我先来安排一下。”

“江饶,她是广东省振华公司边今融总经理派来接我们的,是边总的秘书。”我马上向她介绍道,也意识到江饶可能误会了,以为我这个花花公子刚到深圳还没出机场就碰上了旧情人。

江饶还是半信半疑地和阿伦握了下手。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和她讲过在深圳的经历和朋友的事。

“阿饶,你可不误会,我可不敢高攀你们周总,我和他见过几面他都记不住。我来前,边总还问我能不能认出周总,我还开玩笑地说,就怕周总不认识我。”阿伦毕竟是场面上的人物,用广东人的习惯称呼着江饶,并拉着她的手解释道。江饶也露出了微笑。

“他是我的领导,其他事和我无关。”我知道她是在用话敲打我,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自己下台阶说:“先住下再说。”

我和江饶随着阿伦走到了停车场,在一辆广东牌照的、白色的、崭新的进口“宝马”车前停了下来。阿伦打开车门,请我和江饶上车。

“阿伦,好阔气啊,开上宝马了。”我赞叹道。

“周总,别笑话我,我一个打工妹哪能买起这种车,是边总为了迎接你特意给我配的。”我一听就明白了,但有些话不便当江饶讲。

“周总,我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订了一套总统套房,不知你是否满意?如果你们看了后不满意,我再换。”显然,边今融已经把我来深圳的目的全都告诉阿伦了。

“是否有些太破费了。最好别住总统套房,你说呢?”我问江饶。

“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敢管。”江饶显然还对我和阿伦及边今融之间的关系搞不清,不想让阿伦知道她和我的关系。

“阿饶,边总让我来接你们是安排错了,到现在你还不信任我。也许周总没有和你讲过他和边总在深圳创业的故事,但我知道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事业最成功的人。他们之间无话不谈,因此,你不必太客气。”阿伦边开车边说。

“那你为什么都知道呢?”江饶有些天真地问。

“你太可爱了,我只能告诉你,我是边总的秘书。”说完,阿伦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俩就这样你一句她一句地聊着,慢慢的,十分融洽起来。在不知不觉中车已开到市区,在位于罗湖口岸不远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停了下来。此时,阿饶和阿伦已像亲姐妹一样亲热。

我们三人走进酒店,门童把我们的旅行包接了过去。阿伦到总台登了记,压了一张支票。除了总统套房外,又开了一间豪华套间。并笑着和阿饶说着悄悄话,江饶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身对我说:“我要和阿伦姐住一起,我要了解一下你的过去。”

我一听有些急,脱口而出:“让我自己住总统套,太没必要了。”

“看你急得那样,我和阿饶先聊一回,晚间再把她还给你。”阿伦笑着对我说。没办法,我也只能听任这两个女人摆布了。

中午用过餐,我一个人孤独地回到空荡荡的总统套房,阿饶和阿伦也不知搞什么鬼,两人吃完饭就跑得无影无踪,我往她们房间打电话,她们好像不在。打江饶的手机,也没开。我只好给边今融打了电话,边今融听我一说情况,笑道:“你别找了,一定是逛街去了,我一会就赶过去陪你。”我只好洗了澡,睡了一大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听到门铃声,便爬起来去开门,边今融笑着走了进来,我和他像久别重逢的朋友拥抱了一下。

“你也太客气了,没必要安排这么豪奢,让我都不好意思。”我说。

“我要兑现我以前的承诺,为你买单。没有你,我没有今天啊。因此,简单地安排洒洒水了。”边今融客气地对我说。我俩一起回忆起往事,聊起了我们相遇、广信酒店夜谈,以及那次袁分给我们股票的事,好像一切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不知不觉中天已黑了,要不是边今融的手机响起,我们还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

“喂,是阿伦,你跑到哪去了,把周总自己撂到酒店就不管了。哦,我知道了,你安排好,我们一会就到。”也不知道阿伦说些什么,边今融和我讲:“走,我们吃饭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得和他一起走出酒店。他自己开了一台“奔驰”300,拉着我离开酒店,汽车在深圳的夜幕下跑了半个多小时,离开了市区来到了“南海大酒店”。我有些诧异地问,为什么跑这么远到这里用餐。边今融对我神秘地一笑说:“都是阿伦安排的,我也不清楚。”

南海酒店是深圳首间由“中国政府评定的五星级酒店”,坐落在深圳蛇口经济特区,并由香港美丽华集团、香港招商局集团、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及中国银行深圳分行联合投资。酒店以其巨帆外形的独特建筑设计及怡人的海湾园林美景而独树一帜。

车停泊在酒店门前,酒店的门童帮我们打开车门,看到边今融从车里走出来,十分热情地打招呼:“边总,欢迎您光临。”看来,边今融经常出入这里。边今融把车钥匙交给了泊车的门童,和我一起走进酒店。

“欢迎,欢迎。边总您预定包房在五楼,是5588号房。阿伦小姐和一位漂亮的小姐早已等候多时。”大堂女经理说,她率领几位十分靓丽的女迎宾列队欢迎我们。

我和边今融来到5588包房。当我推开包房的双扇门时,被包房里的气氛吓了一跳。四位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乐师各拿着一把小提琴,一起演奏起美国‘love story’电影的主旋律,包房内光线很暗,只有墙壁灯亮着,在一张西式餐台上放着两个蜡台,每个蜡台上点着五枝蜡烛,照耀着餐台。在餐台的首席端坐着一位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子,一位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子站在她的身边。我以为走错了房间,忙道歉回身往外走,在我身后边今融一把拉住我说:“你要到哪里去?”。

我连忙小声地对他讲:“我们走错了包房。”

“没有错,你也不看清楚,那位穿红色衣服的人是谁?”边今融笑着对我讲。我定神一看,才认出是阿伦。

“请开灯。演奏《婚礼进行曲》。”阿伦此时才开口吩咐道。

当房间内所有的灯光都被打开后,我终于看清了那位端坐在餐桌首席,穿着白色的婚纱,美如天仙的女子竟是阿饶。

“请新郎向来宾介绍新娘。”阿伦也不管我有多么尴尬,又吩咐道。

我只得硬着头皮向今融介绍:“边总,这位是江饶小姐。”

“这位是边今融先生。”我又对阿饶介绍。

“好漂亮的新娘啊!我这位周兄太有眼力,让我佩服。我叫边今融,是一位个体户。今天能结识江饶小姐,三生有幸。”边今融说道。

“边总也太客气了,你是中国新一代的金融家。谢谢你的盛情款待。”阿饶十分得体地站起来和边今融握了下手。显然在和阿伦一下午的交流中,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位中国金融界传奇式的人物以及我的过去。

当我们都坐下后,阿伦把乐师们请出包房,然后对我说:“周总,你千万不要埋怨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做了如此安排。我和江小姐一见如故,情同姐妹。她心里的愿望我最清楚,就是有一天能披着婚纱,和你一起走进结婚的殿堂。这也是每一个做女人的最大心愿。我今天就帮助她实现这个心愿。”

“我和江饶对你的安排表示感谢。同时,也对边总表示万分的感谢!我也衷心祝愿阿伦小姐能早日走进结婚的殿堂。”我话里有话地说道。

“那就要看边总……

阿伦刚想发表感慨,便被边今融给拦住了。

“请上菜吧,让我们为周总和江小姐相识、相恋,庆祝一番。”边今融向服务员吩咐道。

这顿“婚宴”上的是法国大餐。在等菜时,阿伦又陪江饶到套间换了套中式传统的新娘装出来用餐。我感到十分奇怪,就问江饶:“你哪来的这些服装?”

江饶告诉我:“这都是阿伦下午领她买的。而且许多衣服还没有来得及试哪。”后来,我才知道,阿伦为阿饶买衣服花了几万元。

我对坐在身旁的边今融说:“太谢谢你的安排,我无以报答。”

“这些都是阿伦一手策划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她代表我的心愿。我应该谢谢你才是,遇见你我才得以了解了许多商机,我才得以成功。我会永远履行我的承诺,为你买单。”在他的记忆里,永远记着89年在广信酒店的我们之间那次谈话和无意签下的约定。

我们品尝着来自法国原产地的红葡萄酒和正宗的法国西餐,说着、谈着、笑着度过了我和江饶一生中最幸福和最浪漫的时刻。

我相信,虽然在我和江饶分手以后,命运使江饶在感情上经历许多磨难,几次无缘走进正式的婚礼的殿堂。但在深圳这一次意外的、非正式的婚典,却成为她一生唯一走进结婚殿堂的时刻。我想她今生无悔,因为我们曾经一起牵手走过婚姻的殿堂,我们曾经拥有过。

在这次婚宴上阿伦用一次成相的相机,给我和江饶照了许多合影,都被阿饶收藏在她的相册里,作为永恒的纪念。可惜我一张也没得到。

“婚宴”结束后,边今融和阿伦陪我们回到香格里拉酒店。阿伦像伴娘似的一直把江饶送到总统套房。边今融把他的奔驰车钥匙递给我对我说:“这部车给你留下,这两天你陪着江饶去转转。我和阿伦明天一早回广州,不打扰你们度蜜月。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一连三天,我和江饶在香格里拉酒店的总统套房度过了快活时光(happy hour.我也体会到什么是:“So beautiful woman, So little time for man(面对如此漂亮的女人,幸福的时光是多么短暂)。的真实含义。

在欢乐时刻的空隙,我和江饶还没有忘记自身的责任。我去公司办事处看望了驻站的同事,将有些遗留的问题做了安排。江饶也去深圳海关顺利办理货物进口手续。我们还和深圳的同事一起共度几个晚上欢乐时光。为了掩饰一下,我在深圳国际大厦附近的酒店象征性地定了间房。江饶以战友在深圳住为借口,晚上回香格里拉住。我原来的副手对江饶一往情深,每天总是缠着她,好在江饶能编出合理的理由摆脱。

几天后,边今融来到深圳和我一起看望了在深圳埋头工作的英涛。此时,英涛的那位学生、助手兼秘书汪萍萍还没有出国,也在深圳和他一起工作。

英涛他们设计的股票动态管理软件,在当时对中国股票的管理和加快股票及资金的流动起到重要的作用。中国的股市从此摆脱繁琐人工操作的落后方式,计算机技术、信息电子化进入了股市是中国经济进入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从此,中国金融行业在计算机技术普及的条件下,逐步地实现了现代化。

但在经济上最受益的人却是我的朋友边今融。他陪我去看望英涛,在第一次看到调试软件运行的情况后,就嗅出了商机。在后来,这家交易所运行之后,他利用交易所管理上不严,多次进入主机房,查看股票交易及时动态和数据,指挥炒股,获得了暴利。他的财富也因此翻了几番。在计算机已经进入个人家庭的今天,也许这不算什么,但在当时能够快速掌握股票交易的即时动态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事。他不愧为中国现代金融界的奇才。

英涛和他领导的软件调试小组已经在深圳工作快一个月了。交易所计算机系统的安装调试工作一直顺利,江饶到海关办理货物进口手续,是最后一批该系统的配件。英涛看到我和边今融来看他,十分高兴,领我们参观了这个交易所所有计算机系统,向我和边今融介绍了软件调试的情况。在主机房,我们看到这个交易所所有股票交易实际情况,资金流向的情况。

“虽然你们看到的调试阶段的数据是模拟数据,但和实际运行没有任何差别,如果谁能掌握这些动态的数据,运用这些资料及时投资,就可以在股市百战百胜。所以这是交易所的核心机密,正式运行后,任何人无权进入。”在计算机主机房,英涛介绍道。

“技术人员还是可以进入的吧?”边今融问道。

“那是自然,系统需要维护,要有一批技术人员在这里工作。不过作为交易所管理者应该制定相应管理制度。如果任何人都可以出入,掌握的股票交易的核心数据,会出大乱子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英涛几句简单介绍引起了边今融注意。在这家交易所开市后,他把股票交易账户转到这里。买通有关人员,每天进入主机房,监控股票交易情况,指挥买卖股票,在中国股市最红火的几年,发了横财。

“阿萍也在吧?”参观完交易所,我问道。

“是,她也在这里,不过已在办签证,最迟明年就会出国。”英涛告诉我。

“我离开深圳前,想请你和阿萍、边总和阿伦吃顿饭。大家聚一次,热闹一次。可惜余晖不知道能不能来,我一会联系一下。”我提议。

“好想法,好主意。英所长你还没见过江饶吧?她是周总的部下和女友,也在深圳。”边今融介绍道。

“啊,我听说过,但没见过。看来我们一定要聚一次,就叫做:“深圳情人大聚会’。”一向以学风严谨的英涛,此时也学会了幽默。

于是在我和江饶动身去北京的前一天,我在深圳贵都酒店安排了一顿大餐,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答谢边今融和阿伦。可是没想到这成了我们三对情人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聚会,阿伦、阿萍和阿饶成了好朋友。可惜余晖正在北京忙于和发妻离婚,无暇赶来,使聚会有了一些缺憾。

在这次聚会上,阿饶曾动情地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惜三对情侣中没有一对有完美的结局。后来,边今融因某些原因,携妻子和孩子出国定居,阿伦不知去向。阿萍出国念书,后嫁人。阿饶、英涛已因病故去。我永远在漂泊。

  • 标签:短篇小说 
  • 发表评论:
    @站点公告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Oblog.cn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